运动品牌集体“雪崩”,倚重线下的国产品牌雪上加霜

运动品牌集体“雪崩”,倚重线下的国产品牌雪上加霜

主要国际体育运动员纷纷降低了他们的成长预期。
德国体育用品制造商阿迪达斯(Adidas)周三表示,自1月25日春节以来,该公司在大中华区的业务较去年同期下降了约85%。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其大量门店已经关闭,继续营业的顾客数量流量也大幅下降。
全球最大的体育用品品牌耐克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毕竟,中国企业的贡献价值受到很大影响。周二,耐克公司的新任首席执行官约翰·多纳霍宣布了公司管理层的变动,并任命了新的首席执行官运营和首席财务官。与此同时,黑迪奥#尼尔被提升为消费者业务主管,这是公司最高领导职位之一。
本月17日,台湾媒体报道,受疫情影响,有报道称,由于台湾鞋厂复工时间推迟以及原材料受到干扰,耐克(Nike)和阿迪达斯(Adidas)的生产可能出现停产危机。事实证明,宝成丰台禺期等两大鞋厂背后的贴牌生产供应链,占据了中国大陆一半以上的制鞋产能,很难免受冲击。
据路透社报道,阿迪达斯表示,客户数量流量有所下降,主要是在日本和韩国,但补充称其在大中华区以外的业务没有受到明显影响。“随着形势日益变化,目前还无法量化2020年对业务的总体影响。”
根据另一份《华尔街日报》报告,另一家总部位于德国的运动品牌彪马(Puma)警告称,这种流行病将影响其今年的销售,人们越来越担心这种流行病将如何影响运动器材行业,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该行业的市场和生产基地。
彪马预计销售额增长将大幅放缓,经汇率调整后的销售额预计在2020年增长10%,低于2019年的17%。该公司表示,由于疫情扩散带来的不确定性,即使达到目标也可能是一个大胆的预期。彪马首席执行官比约恩·居尔登表示,中国2月份的销售额几乎为零,约占其总销售额的12%至13%,而两到三周内的情况很难预测。
国产品牌依赖过多线下,行业形势不容乐观。
看看国内品牌,由于它们严重依赖线下销售,持续推迟的假期、关闭的购物中心和空荡荡的街道现在对它们来说就像噩梦。没有销售,就没有现金流。与此同时,员工的工资必须照常支付。沉重的商店租赁成本也必须承担。
作为中国总理李宁的品牌,北京通州李宁体育科学研究中心于2月10日恢复工作。李宁集团要求管理层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公司工作,普通员工只需要在家工作。“为了研究不同运动产品的不同运动特性,这些内容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一直在为新产品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持。”负责人李宁说。
然而,令业内人士担忧的是,李宁近年来也积极布局线下,形成了一个有计划的线下销售网络。随着疫情的蔓延,李宁的整体业务不能不受影响。根据李宁2019年年中(1月至6月)的财务报告,李宁在全国共有7,294 (651,187)家门店,其中2,251家为直营店,需要公司承担全部(651,196)成本,其余为经销商门店。
同样,作为国内行业的领导者,安踏在2019年上半年拥有12,479家门店。六个月内,员工的工资成本高达18.5亿元,平均每月3.1亿元。2019年,商店租赁成本超过10亿元,平均每月1.67亿元。因此,安踏每月至少要花4亿元在店铺租金和员工工资上。
由于线下店受疫情影响,必须遵守各省、市、区的防疫要求,安踏集团通过电子商务渠道积极满足消费者的购物需求。在疫情爆发的头几天,安踏集团启动了一项“全面零售”计划,有30,000多名员工和分销商合作伙伴参与。各种品牌的销售团队和品牌支持团队,以及所有的管理和共享团队,“开战”以开设微型商店。同时,在品牌代言人的帮助下,与ath签约
众所周知,天猫每个月都会组织各种类型的促销活动,并指导大量流量在各大天猫门店促销业务。但是今年到目前为止,天猫已经取消了2月份的大部分在线活动,这对体育品牌来说更糟糕。库存积累变得非常可怕,因为它会导致现金流中断。尽管包括万达在内的许多业主已经确认,他们将在一段时间内降低租金,但这种支持毕竟不会持续几个月,最多只能缓解紧迫的需求。
据专家分析,由于疫情的影响,各种体育品牌线下的零售受到很大影响,生产尚未恢复正常水平。然而,疫情结束后,体育产业将出现报复性增长。预计市场供应将激增,企业将恢复正常运营。北京体育大学的吴广元教授认为,对于体育品牌企业来说,研发是生存的基础,许多研发项目不会因为疫情的影响而终止,这也将为企业未来的发展提供力量。

手机扫描二维码

分享次数:0    浏览量: